博猫娱乐被被欧阳娜娜的vlog圈粉了

By | 2018年12月20日

博猫娱乐被欧阳娜娜圈粉了。
前几天,我去打印了一张欧阳娜娜的照片贴在墙上。
准确来说,我并不能算是她的粉丝,连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学大提琴都是刚刚上网查的——她从6岁开始学大提琴。
我是被她的vlog给圈粉了。
看到她从某个秀场或者杂志拍摄结束工作,快速地转换到学生的身份面对学校的各种作业,你会发现原来一个人能在学习、工作和生活中找到一个平衡点,在忙碌里也是从容自在的。
在欧阳娜娜的视频里,有两个地方让我印象很深,一个是在凌晨一点她和镜头汇报自己要完成明天的作业和PPT,另一个是在凌晨十二点她和家人聚会后回到宿舍去健身房完成了当天的运动计划。
18岁的她其实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努力地严格要求自己。
她在一次采访里谈起小时候练琴,“我在哭的时候也是一边在拉的,我不会停下来专门哭,永远不会浪费那个时间”。
如果遇到楼下有小孩叫她一起去玩,她就说,“不行我要练琴。我有自己的东西要做,我有自己的功课要去完成”。
甚至到现在,她在周末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练琴。
她清醒地知道每个阶段要做的事情,比如想在演艺上有所尝试就去拍戏,觉得大学生活是很有必要的就回到校园。
这是一个很坚定地做着喜欢的事情的欧阳娜娜。
很多人第一次认识欧阳娜娜是在电影《北京爱情故事》里,之后她决定退学的消息传来,有人说是“被迫退学”,还有人说是“为了赚钱”。
虽然网络上有人劝她不要演戏,回去好好读书,不要浪费天赋,但她做的选择仍是进入演艺圈。
十六岁那年,她演了第一部电视剧《是!尚先生》,角色的名字叫做鹿小葵,是一个典型的玛丽苏女主,可当时她连一个傻白甜都没有演好。
后来,她参加了《演员的诞生》,节目里的一句“蚂蚁竞走十年了”又一次让她在网络上被群嘲。
那段时间里,伴随着“没演技”这些负面评论而来的是大众对她人生道路的指点,说她把一手好牌打烂了,进娱乐圈捞钱,最后连音乐梦想都不要了。
一转眼,欧阳娜娜就成年了,她做了重返校园的决定,去伯克利音乐学院继续念书。
从她发布第一个视频开始,我和很多人一样想看这样一个年少成名的女孩是怎么生活的,于是每周都十分忠诚地等着视频的更新。
现在的她想起以前学习音乐的经历,好像那时的辛苦早就不算什么了;提到拍过的戏,好像网络的谩骂也已经过去了。
她在往前走,停在过去的反而是当初指指点点的大众。
我被欧阳娜娜圈粉,不是因为她会拉大提琴,也不是因为她的公主生活,而是她内心对当下的坚定,从她13岁走上大银幕到现在选择进修学习,每一个选择是她仔细考虑过的。
当时欧阳娜娜选择演“鹿小葵”可能是一次决策上的“失误”。
但她没有因为鹿小葵转身离开,现在还换了一种方式出现在大家面前,通过vlog让更多人了解自己。
演鹿小葵的是16岁的欧阳娜娜,但是现在她已经18岁了,经历了被追捧、被嘲讽、再次被追捧之后,她也才18岁,她还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去做决定、去试错、去向前走。
在很多人提起“当年勇”的时候,总是会遗憾随着长大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和对兴趣的专注,不然现在的自己肯定已经是一个成功人士。
大一的寒假,我和中学时候的同桌吃饭,那时候我们能聊的话题很少。
我们能聊什么呢?
就聊高考吧。
于是我就坐在对面,听他讲了好几个小时的假设,“如果当初高考分数高一点,现在的生活会有多么不一样”。
后来,在相互道别的时候,我心想再也不想有这样的聊天了——不想再通过假定的美好未来获得满足。
“我好不喜欢这个学校”
“好想离开这个城市”
“如果当初那样做就好了”
……
当我们失落难过的时候,脑子里好像就会又多出现一件后悔的事情,比如没有考上的学校,没有追到的女孩,好像就是因为这个没有做到,导致现在的生活都是一塌糊涂的。
但其实搞砸生活的并不是那个过去的你啊,是现在这个总被过去缠住的自己。
在欧阳娜娜谈起对18岁生日会的安排时说,“今年我想要任性一回,我想唱什么歌我就唱,我想弹吉他就弹吉他,想拉琴就拉琴”。
我把欧阳娜娜的照片贴起来,是希望自己也能像这个18岁的女孩一样任性一点。
我们也会有28岁,38岁,48岁……在这些时间里就去做好自己的事情,少一点回想过去,有喜欢的东西可以去尝试。
你真的不必被过去某个阶段的自己定义,也可以任性一回,去做喜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