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猫代理 我们的一生,真的没有几个八年

By | 2018年12月20日

博猫代理:爱不到最后的人,就算了吧
胡杏儿是天蝎座,黄宗泽是射手座,在2004年,两人被爆出有地下恋情苗头的时候,一个人说,这一对啊,不合适。一个爱占有,一个爱自由,火性星座和水性星座,该是水火不容的。
后来,两个人一直走了好多年,荧幕最佳CP,TVB最佳吸金组合,大家开始夸他们郎才女貌。
黄宗泽和胡杏儿是在2004年拍摄《我的野蛮奶奶》相识的,听说当时黄宗泽为了追到胡杏儿,狂发500条短信,后来这部剧火了,也带火了这对假戏真做的情侣。
2007年,他们再次合作《野蛮奶奶大战戈师奶》,戏里戏外都是恩爱的小情侣,虽然戏外他们从未正式公开,但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2009年的时候,胡杏儿参加童贞音乐会,黄宗泽上台送花献吻,高调示爱,接着黄宗泽带着胡杏儿去日本度假,开启甜蜜的二人世界。
情人节的时候,他做牛排给她吃,在每一个公开的场合,黄宗泽看向胡杏儿的眼神都是真诚且温柔的,他们还一起同台唱那首《感激遇到你》。
“永远与你一起,日后只爱你。”
甜得让人羡慕。
黄宗泽是一个很会讨女孩欢心的人,他在胡杏儿生日那年,花了3万多港币送了她一双Christian Louboutin的玻璃鞋,还说了一句让所有女孩都会感动的话——
“杏儿喜欢就好。”
胡杏儿对媒体说,黄宗泽对自己演戏上要求很多,对她也很严格,会“很凶”,然后一脸幸福模样。
那些年,他们在事业上见证着彼此的成长,一路走来,也成为了TVB的当家花旦小生。足够优秀,足够努力的两个人看上去更加登对。
大家都对他们投去艳羡的目光,金童玉女,每个人都在等一个圆满的结果。
但是,一开始说他们不合适的那个人,依旧觉得他们不合适。
2006年的时候,黄宗泽拍摄《最美丽的第七天》,和唐诗咏擦出火花,传出绯闻,港媒在报道旁边附上了两人在车厢激吻的照片。
胡杏儿说,拍戏呢。
可惜,之后的每一年,媒体都没有放过黄宗泽,一而再再而三的曝出了一些黄宗泽和女星的绯闻,黄宗泽在镜头前开玩笑说,记者们放过我吧,别再对我的感情生活这么关心了。
其实,是放过胡杏儿吧,正牌女友的她总被推上尴尬的处境,面对真真假假,她大度,她原谅。
记者追问,她会帮Bosco辩解,会说,那些报道都是不真实的,是误会,她说Bosco对她很坦白,感情也没有被影响。
于是在2011年TVB视后的颁奖典礼上,胡杏儿正式公开了与黄宗泽的恋情。她哽咽着说:
“我知道自己很多缺点,我都让人很难以忍受,但你也很多缺点,也让人很难忍受,希望我们可以一直忍受彼此下去。”
下台之后,她扑进了他怀里,哭个不停。大家又重新燃起希望,觉得他们好事将近了。
但是,半年后,胡杏儿宣布分手。
为什么?是不合适吗?
每个人在爱情里都会追问,眼前这个人与我到底合适几分,又或者不合适几分。
不知道胡杏儿在和黄宗泽恋爱的八年里,有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但天蝎女愿意默默忍受射手男八年,就已经给了最好的答案。
没有合不合适,只有爱与不爱。
在查小欣的追问下,她表明这个决定不是冲动或者考虑,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她是真的决定不再爱了。
分手后,她在媒体的镜头下落泪,因为那句:
“Bosco是不是想再多玩几年啊。”
那年,胡杏儿33岁,她不再等了。
这段看不见摸不着的恋情给了她太多辛苦和压力。
原来说不合适的那个人,好像说对了。
胡杏儿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被爸爸送到国外去留学,她可以一个人搬家,运100多公斤的行李,她可以为了省两块钱的车费,在大冬天走四十多分钟的路。
她在生活中早就是一个独立坚强的女孩了,她也并不是不想做被人保护的小女生,她说,没人保护自己的时候,就只有自己能保护自己了。
1米7的她,在生活面前是个汉子,在爱情里,也依旧没能被温柔以待。
在两人恋爱的几年间,当媒体追问她与Bosco何时能有喜讯的时候,她都选择了回避,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着:“没有没有,还是以事业为重。”
也有人说,等Bosco拿了视帝或许就是两人修成正果的时候,胡杏儿的一句话让我们看穿了她一直在等待的心。
“他演戏很好的,拿视帝,应该不会很久吧。”
从2004年到2011年,胡杏儿一直在等,却终于还是等不来Bosco的一句:
“嫁给我吧。”
有人说,Bosco在八年中的任何一天向杏儿求婚,她都不会嫁给别人。
我问熹猫,为什么恋爱了这么多年的两个人,还没有走到结婚这一步。
她扔掉了马上要燃烧到手指的烟,说:
“两个人还是不合适啊。”
“那到底怎样的两个人才算合适呢?”
她的答案,我一直记到了现在。
“没有人天生合适,难得的是你从遇到他开始就没有再想过和他分开,除了他你不想再要别人。”
可以肯定的是,胡杏儿是在这段感情中努力让彼此变得合适的人。
在纠缠的八年里,她的演艺事业并不比黄宗泽差,她也与不少男星合作,却很少听到过有绯闻传出。
她还曾极力在媒体前说着Bosco的好话,胡杏儿认为自己是悲观主义,而Bosco每天都很开心的样子,让她觉得两个人性格是互补的是合适的。
我听分手的朋友说过一句话:
“哪怕再多那么一点的安全感,我都会选择留下来。”
胡杏儿在等的,或许也就是那么一点安全感罢了,只是Bosco却一直忘了给她。
但我从来不觉得两个人分开是一个绝对坏的结果,你错过他,他错过你,公平。
就像静姐在2012年访谈胡杏儿时,她当场提及到胡杏儿还未过去的情伤,直言道:
“八年了,还不结婚,也快了。”
胡杏儿捂着脸,尴尬地笑了。
这段感情,没能让她骄傲,但这段情缘,曾经拥有,也算是种美好。
说来也巧,2012年接受完静姐的访谈后,一直到2015年,胡杏儿再次来到了非常静距离,三年的时间,她的爱情迎来了新改变,好像验证了一句话,当一个女孩遇到了一份正确的爱情,她首先发生改变的是外貌,她的确又变漂亮了不少。
每次提及她的李承德先生,就像吃了糖果的小女孩,幸福感可以让每个人都感同身受,她说:
“我真的好想让你们知道我的男朋友有多好,但是我怕你们会呕吐。”
十足的小女生状态,就像在谈一场二十岁时期怦怦乱跳的恋爱,而她列举出的一些让她感动的点,又让人心疼。
她在爱情里其实要得不多,但黄宗泽却没能给过。
“睡觉前会帮我吹干头发,我不吹他会生气。”
“感冒了他会帮我准备药在箱子里。”
“他会把我们的照片拼在一起,代表着他在想我。”
这是胡杏儿和李承德恋爱八九个月的时候,两个人也已经好事将近,即将步入婚姻。
有人说,你看啊,爱情的出场顺序多重要啊,胡杏儿和黄宗泽在一起八年都没能走到这一步,其实,是爱情里的那个人更重要吧。
你想要的,他都懂,也愿意给,你想做小孩,他不会让你做成熟的大人。
李承德算是一个圈外人,但是为了保护胡杏儿,不给她带来麻烦,他把曾经的夜店股份卖了出去,从此之后不再去夜店,她说想去看看这个世界,李承德就花长达60天的时间陪她环游世界。
真正被一个人爱着的样子,可能就是现在的胡杏儿。
再提起旧爱,她也终于得以释然。那首《感激遇到你》,可以唱给李承德先生听了。
“爱你能教我幸福一世纪。”
而你的好,也终将被曾经你爱过的人所懂得,黄宗泽在此后也再未有过长久的恋情发生,他的绯闻也渐渐变少,被问到“谁是合作过的最幽默的搭档”,黄宗泽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胡杏儿:“她是难得的很幽默的女生。”
对于“恋情失败”的说法,他也认真地提出反驳:
“不是失败,只是没修成正果。我依然学到很多。”
或许《最后祝福》也是Bosco给胡杏儿最后的温柔了。
“没法挽手一辈子,无用再伤心另一次,你我未有幸,但这位跟你可以。”
难得爱过的八年,终是好聚好散,彼此祝愿。
我从前常常为一些感情的分开而感到唏嘘不已,问得最多的是,“为什么”。
直到上大学后,和曾经的朋友分开,和喜欢的人分开,我们各自去到别处,认识新的人,开始新的感情,才渐渐明白,不是每一种分开,都是有理由的。
予万物长情,为一人皈依这种事情太难了,难于上青天。
我们很难在某一天就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得到想要的爱情,但作为一个成年人,总该有些姿态、有些理想是为爱情而生的。
没什么大道理能分享给你们,但有一段庆山的话,想告诉每一位和我一样还在爱情里打转的女孩子。
“我对爱的理想,是要做回小小的女儿,寻找到一个父亲一样的男子,过马路的时候牵住我的手,在饭桌边坐下的时候,知道对面的人会为我安排一切。这样就足够了,还可以对着他哭。”
在一份好的爱情里,你不用担惊受怕,你就只要做一个好看的女子,并且因为对面的这个人,而相信着海誓山盟。
而那些迟迟让你等不到结果的爱情,就算了吧,我们的一生,真的没有几个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