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猫代理 感谢曾经陪伴我的派大星们

By | 2018年12月20日

博猫娱乐  感谢上帝派你来陪我发神经
史蒂芬·海伦伯格走了。
一个人的离去是不是值得铭记,不在于他会带走什么,而在于他给我们留下过什么。
就像霍金留下了黑洞,斯坦·李留下了漫威宇宙,金庸留下了整个江湖。
史蒂芬·海伦伯格一定也是值得铭记的,他给我们留下的,是一个黄色方块和一个粉色星星,还有整片比基尼海滩。
而就是那个方块和星星,告诉了彼时还懵懵懂懂的我,最好的友情是什么样子的。
时刻陪你发神经
“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派大星?”
“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海绵宝宝?”
“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派大星?”
……
我始终相信,如果不是肚子太饿,海绵宝宝和派大星可以这样说上一天。
现在看起来几乎有些“脑残”的对话,愿意接海绵宝宝的话茬的,寻遍比基尼海滩恐怕也只有派大星一人了。
只有派大星,愿意冒着被电的危险,和海绵宝宝一起去抓水母。
只有派大星,能够理解海绵宝宝的“想~象~力~”,和他一起在空箱子里开赛车。
只有派大星,能看到海绵宝宝头上那道彩虹。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才愿意和你一起被别人视作神经病。
你连丑都丑得那么别致
“你!黄色的海绵!”
“你!粉色的海星!”
“方块形的黄色海绵!”
“尖形的粉色海星!”
“你从来不剪指甲!”
“你根本就没有手!”
……
两个人吵架,海绵宝宝说到最后,一定很扎派大星的心。没办法,往往最狠的话,都是最好的朋友才会说出来的。
虽然有时候我的话很过分,但也只是因为我对你没有顾虑。
海绵宝宝和派大星之所以是朋友,并不是他们多么完美,恰恰是因为对方的缺点暴露得十分明显。
“他真是太可怕了,一看到他我就恶心!那双大牛眼睛、方身体、两颗大门牙,还有那个愚蠢的领带!真是太可怕了! ”
“呃……”
“但是这些在你身上就很好看。”
我了解你的一切缺点,有时候你真的让人讨厌,但我还是愿意和你做好朋友。
没事就快回来吧
“海绵宝宝我们去抓水母吧!”
“对不起派大星,今天我要去上课 不能陪你去抓水母了。”
“那你不在我该做些什么阿?”
“我也不知道阿,以前我不在的时候你在做些什么阿?”
“等你回来。”
当两个人在一起疯的时候,派大星也不会去想海绵宝宝对他是多么重要,但黄色方块不在身边的时候,粉色星星却发现自己无事可做。
对于派大星来说,海绵宝宝已经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好朋友的存在的意义,当他在身边时是感受不到的,只有他不在时才能明白。
还记得海绵宝宝一意孤行要去当水母时,派大星在水母田对他说的话吗?
“海绵宝宝,如果我不能把你当朋友带回去,我就把你当水母抓回去。”
虽然你有点烦,但没有你的日子,真的很无聊。
全世界只有我能讨厌你
其实除了派大星,海绵宝宝还有一个好朋友——章鱼哥。
虽然他看起来很傲慢。
虽然他对海绵宝宝的很多行为抱以大大白眼。
虽然他曾说过“希望海绵宝宝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是,当他误以为海绵宝宝吃下了炸弹时,一向冷漠的章鱼哥陪他做了所有他想做的事情。
他允许海绵宝宝向所有人介绍他。他答应海绵宝宝,穿上了大马哈鱼的服装。两个人还一起看了日落。
章鱼哥做这些,只是希望海绵宝宝的最后几个小时能够开开心心的。
还有那次,两个人一起送外卖,长途跋涉终于到了目的地,可顾客却因为少了一杯可乐,拒收了外卖。
看到伤心不已的海绵宝宝,章鱼哥直接把披萨扣到了那个顾客的脸上。
全世界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不可以。
一起去抓水母吧
其实,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派大星。
“诶,你们说水母真的能挤出酱来吗?”
“当然了,我去海边吃过的!”
“什么味道的?”
“嗯……像高乐高!”
“那寒假我们去抓水母吧!”
“傻啊,我爸说过,水母有电,会电死你的。”
“那怎么办?”
“长大了吧,长大了就不怕了……”
这是小时候,我和“派大星”的对话。
但后来长大了,知道了水母是挤不出酱来的,老醋海蜇倒是蛮好吃。
也知道了,水母不会放电,而且不管长多大也会被电死。
就像小时候觉得只有章鱼哥是不正常的人,现在觉得只有章鱼哥是正常的人。
也许这就是成长吧。
海绵宝宝要走了,当初陪我一起抓水母的派大星们也不在我的身边了。
长大和接受独立是人必须接受的经历,我们实在没必要对其多么抗拒。
只是那个时间区间里的人和事,值得我们用一生去记忆。
还是要感谢海绵宝宝,感谢他令人难以抗拒的魔性笑容。
感谢曾经陪伴我的派大星们,感谢上帝把你们派来,陪我发了好几年的神经。
有时间,再一起去抓水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