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博猫平台要拍《深夜食堂》,我连剧本都给你们想好了….

By | 2018年12月20日

如果博猫平台要拍《深夜食堂》,我连剧本都给你们想好了….
话说,
去年黄大厨版本的《深夜食堂》,我虽然一集都没看过,但是吐槽的文儿和视频可是一个没落下,简直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欢乐源泉…
其实翻拍不是问题,插广告也不是毛病,稀烂的演技我们见得多了,
最大的问题,借用豆瓣一个高赞网友的短评:
说白了,就是没接上本土的地气。
日版的《深夜食堂》里,人家是有这样的居酒屋文化,在夜深人静时分,一个街巷中的小店,有一位温文尔雅又充满沧桑感的厨子,他听了许多人的故事,又用美食安抚每一个孤单的灵魂。
这样的场景别说照搬到中国来不接地气,就算放到欧美国家,也一样根本不会发生好不好……
毕竟夜里开的都是炸鱼薯条店,接待的都是刚去嗨皮完的小年轻,人家可没工夫跟你谈人生说理想。
如果《深夜食堂》真要搞个英国版,我觉得其实完全可行!
只要把场景换成个某个街角的酒吧,
厨子换成酒保,
立刻就可以开机了!
有没有人pitch一下这个idea给欧美的编剧导演,我们不收创意费嗯~
调酒师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就很容易可以观察到酒吧发生的各种故事,而且作为整个酒吧里最清醒的人,他们也会成为被酒客倾诉的对象。
冷眼旁观·秘密保守者·最容易被搭讪·最见多识广·真阅人无数的酒保们,他们听到的见到的故事那才叫一个精彩!
1.
Reddit上面专门有一个帖子,问所有酒保,说你们在酒吧里听到或看到最棒的事儿是啥?
下面的回答居然有不少暖心的故事~
比如有个爱尔兰的酒保,说他有次接待了一个来自英格兰的客人,那哥们儿聊high了以后,突然开始大声向整个酒吧的人道歉,替800年前的克伦威尔入侵爱尔兰道歉,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下面有人回复说,这算啥,我还见过一个白人哥们在酒吧一直向我这个调酒师鞠躬致歉,说当年我们把你们当奴隶实在太不应该了……嗯我是个黑人姑娘。
接着就有一个在德国读书的美国人,说自己在酒吧的时候,一位德国老者听出了自己的美国口音,瞬间泪眼婆娑地握住了他的手,一边感叹美国在二战期间作出的贡献,虽然有点尴尬但很暖心啊~
更夸张的是另一个美国小哥,一进英国的酒吧喝了几杯就开始为老布什向英国人道歉(把英国拖入伊拉克战争),然后整个酒吧的英国人就开始为布莱尔道歉,瞬间整个酒吧就成了互相道歉大会的现场……
嗯,歪果仁两杯黄汤下肚也是很爱诉衷肠呢。
还有一个姑娘,她在一家墨西哥餐厅的酒吧做酒保,一个客人不多的时间,她和一位陌生的和蔼老奶奶相谈甚欢。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建筑工模样看起来就很粗鲁的大汉来到了酒吧,他们点了酒就开始言语调戏酒保姑娘。
作为酒保,这真的是常态了,每一个调酒师都经历过这种事,但是大部分时候也只能隐忍,因为语言上的骚扰很难制止,如果反击只会带来更糟的结果,甚至可能丢了工作。
但是他们越来越过分,点了酒架上最高处的龙舌兰,在她举起手臂去拿酒的时候,其中一个人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的身体,然后说:
“你要是能保持这个姿势站一晚上,我保证给你大把小费。”
就在她忍无可忍准备不顾一切发飙的时候,那个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老奶奶说:
“年轻人,我认为你不应该这么跟我的孙女说话,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报警了。”
那个男人立刻吓到不行,慌忙道歉:“对不起女士,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孙女。”
老奶奶说:“嗯,这才是你该对年轻女士说话的态度,现在享受你的饮料吧。”
然后老奶奶站起身说:“亲爱的,我现在要回家了,我爱你。”
姑娘回答:“我也爱你奶奶,家里见。”
姑娘说,这是她做酒保那么多年,印象最深最感动的一个故事。
2.
曼城有个27岁的哥们儿,他做酒保很多年了,而且很倒霉的是,经常要在情人节轮值。
一开始他觉得这是狂虐单身狗毫无人性,结果后来他还主动要在情人节上班,原因很简单,这天的戏简直不要太有趣好嘛!
有一年情人节,他遇到这么个事儿:
“有个哥们儿和他的女票一起走进酒吧,坐下以后男生走到吧台前,跟我点酒,点完酒就一脸苦恼地跟酒保倾诉起来了:
‘我很烦恼啊,这妹子看起来很想和我确立长久关系,我完全不想再和她约会了但又不想伤她的心,我该怎么办?’
作为酒保能怎么办,只能笑笑安慰一下咯。
于是这哥们儿一脸苦逼地往回走,路上碰了一下桌子,眼看着piaji摔在了地上,头重重地磕到了!
当时我吓死了,赶紧冲过去,检查他的呼吸,看他的瞳孔,虽然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是他完全陷入了昏迷,一动不动。
我们只好叫了救护车把他送走,一边惴惴不安地祈祷,千万别出什么事,要是讹上我们酒吧就更糟糕了。
大概五个小时以后,我接到了这哥们儿的电话,很担心地问他没事吧?医院怎么说?需不需要其它的协助?
这哥们儿说:‘那个,实话说,我其实啥事儿没有,就是装摔装晕,这不就成功逃离那个女生了嘛…’
作为一个正直的酒保,我从此禁止这个哥们儿进我们酒吧!实在太渣了!”
3.
当然情人节也不都是这么渣的故事,也可能发生一些逗逼到不行能让人记一辈子的糗事。
“有一年的情人节,我在一家满高档的酒吧工作,服务了一对情侣。
情侣中的男生偷偷找到我,问我能不能把求婚戒指放在鸡尾酒的杯底,他今天要向自己的女友求婚。
作为酒保,这样的要求被提过太多次,早就习惯了。我看了一眼那个戒指,嚯,石头还挺大。
我给他调了一杯艳星马天尼(Pornstar Martini),把鸽子蛋放在了杯底,送了过去。
说了真是巧了,我上酒的时候,那个妹子正好站起来,跟那位准备求婚的哥们儿说:‘走我们去跳舞吧!’,然后只见她一手拉起了男朋友,另一只手从我托盘上接过了酒杯,
还没等我和那哥们儿反应过来,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一饮而尽!
后面的事儿你们可能可以猜到,只见这位妹子瞬间变了脸色,她被那颗鸽子蛋戒指卡住了喉咙…
那哥们儿当场就疯了,一方面是他可能不小心谋杀了自己可能的未婚妻,另一方面是那么贵一颗鸽子蛋,可能要等个两三天才能从人体的另一边出来……
讲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标准的海姆利克急救法(食物卡喉咙的急救方法),忍笑忍到快要背过气去了。
大概一分钟以后,那颗戒指还是成功地被解救了出来,上面还站着一些西番莲汁。
妹子粗重地大喘了几口气,说:‘Well,好吧,我还是会嫁给你啦,但是戒指就先不带了……’
后来他们管我要了酒吧的监控录像,把这段剪辑出来还在婚礼现场播放了,我大概能想象当时的宾客看到这段视频,大概会笑死的情形。”
4.
酒吧似乎是一个很适合初次约会的地方,不像吃一餐饭那么死板正式,音乐又有情调。如果看不顺眼,一杯酒的时间不算长,如果两个人对对方满意,还可以继续进行下面的活动。
可能你觉得在酒吧喝酒是很私密的事儿,自己的套路肯定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作为酒保,他们显然早已看透一切。
有个酒保小哥说:
“我这儿经常来熟客,看他们点酒我就知道他们约会进行的怎么样,如果约会顺利,点的酒就越来越烈,反之就是越来越淡。
比如有的男的,一周带四个不同的妹子来,也有妹子这么干的,他们看到我,脸上都是一脸尴尬,生怕我戳破他们似的。
他们也是想太多,酒保和酒客,大概和医患关系一样也有个不成文的保密协定,谁没事闲的插手他们的约会,一旁看着自己看戏内心发发弹幕就好了啊。
比如有一次,有个哥们儿带了妹子来,两个人看起来就是刚刚开始约会,绝对没确立关系的那种。
哥们儿中途出门抽烟,正好我也出去抽了个烟,不小心听见那个哥们儿正在和别的女生打电话,态度很是亲密——我心说,好吧哥们儿,这么做不太厚道。
这男生回了屋里,把手机放在桌上,又去上厕所了,我眼看着妹子拿起这哥们儿的手机按了几下——我的老天,这妹子也是够了,这太糟糕了。
等男生回来,妹子立刻发作‘你特么刚才给她打电话了?你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
男生一开始还装傻:‘啥?什么?谁?’——老哥,都被我抓包了就别硬撑了,而且我好想跟他提醒一句妹子已经看过你的手机了啊喂。
后来眼看着绷不住了,小哥也开始大吼:‘打个电话怎么了?我不能给别的女生打电话了?’——错误回答!你完了!
果然下一秒,妹子杯子里的酒就飞向了男生,然后那个男生,居然像个八岁小孩一样开始哭了起来…
整个全程我都在旁边看着,一方面觉得自己尴尬癌都要犯了,一方面又觉得这抓马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自己仿佛站在上帝视角看别人作妖……
当然,我们也不是永远置身事外看戏的。
有时候明显觉得男生不怀好意给女生点酒,想要把人灌醉占女生便宜,他们跑来跟我说,一定要调得烈一点,这种时候我们酒保都会反而把酒弄得淡一些,或者骗他们说某种烈酒没有了让他们换一个点。
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尽量不让他们得逞呗。”
这样负责任的酒保请给我来一打!!!
5.
如果普通人的一举一动都被酒保观察到的话,那你想象一下,那些名人们爱光顾的酒吧,或者是富豪们经常度假的酒店酒吧……
这些酒保肯定是手握大把一手的明星们八卦素材啊!
来,我们一起认识一下这位被称为“马斯蒂克岛之王”的哥们儿,Basil Charles.
马斯蒂克岛是包括英国王室、世界上最大牌的明星都会去度假的地方,因为这个风景超级优美的小岛,禁止任何狗仔进入,名流们在这里最为放松,享受属于自己的休闲时光。
比如什么Kate Moss啦、Amy Winehouse啦、贝克汉姆夫妇啦,总之都是很大牌的人物。
于是他们最最真实的一面,就都被这位经营酒吧几十年的“马斯蒂克岛之王”尽收眼底了……
小的细节比如说名人们爱喝的酒,他接待了来这里度假的凯特王妃和威廉王子,他们最爱喝的鸡尾酒分别是用当地朗姆酒调制的椰林飘香和“王子的毒药”(伏特加和蔓越莓汁)……
王子结婚的时候还邀请了他!
至于大的秘密,才是公众八卦所最想挖出来的~
比如英国王室里那位著名的公主,曾经为她的年轻情人、园艺师Roddy Llewelyn,以及他们的两个男性朋友在海滩上裸体拍照……
再比如已故的英国男影星John Bindon,曾经在马斯蒂克岛的私人派对上,把半品脱啤酒杯放在自己的私密位置……
当然除了名人们私下的疯狂派对,也有不少暖心而不为人知的故事,发生在这座度假岛屿上。
尽管马斯蒂克岛是名流们的世外桃源,但这里的原住岛民生活却没有幸福,大多是相当贫困的。
Basil的回忆中提到,有一年圣诞节,他打算扮成圣诞老人,给当地的贫困少年们送礼物,而当时在这座岛上度假的米克·贾格尔听说了这个消息,主动请缨,办成了圣诞老人身边的精灵,加入了他的慈善活动。
对,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滚石主唱。
就像日本的深夜食堂,或是中国的路边摊,每一个在深夜酒馆喝酒的人,都有自己的一段故事。
好的坏的、高兴的难过的,过后就忘的,或是能铭记终生的。
而他们的故事,也都在酒保的眼中,他们虽然没有插手酒客的人生,却能用一杯酒,配合你当下的情感。
其实就像一个故事配一杯酒,酒保们用心调制的每一杯鸡尾酒,不管有名字还是没名字的,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等待着和它匹配的那个人去赏鉴。
比如灵感来自玛丽一世的“血腥玛丽”、比如承载着一个爱尔兰酒保对空姐情愫的“爱尔兰咖啡”。
我们来讲一个威士忌基酒的“威士忌嗨棒”的发明故事吧~
<<向右滑动查看下一张>>
嗨棒其实就是Highball,是⼀类鸡尾酒的统称。⼴义上,它其实是指碳酸饮料混合酒类的饮⽤⽅式,⽽最常见的嗨棒通常由威⼠忌与苏打⽔调配的。
1891年的某个晚上, 英国的Thomas Dewar爵⼠和⼀众朋友⾛在纽约百⽼汇⼤街上,朋友提议⼀起去酒馆have a ball(找乐⼦)。
当他们⾛进酒馆说明来意,酒保在他们⾯前放了⼀个⼩威⼠忌杯……
这不够high啊!“真是可恶的⼩杯⼦” ——Thomas Dewar跟酒保说他们要“high”的杯⼦, 这样他们才可以have a “high ball”。
于是酒保根据Thomas Dewar的要求将⼩杯换成了⾼杯,第⼀杯苏格兰威⼠忌嗨棒 (Highball)就这样诞⽣了。
而这位Thomas Dewar爵⼠,就是是苏格兰Dewar’s帝王威⼠忌品牌创始⼈John Dewar的儿子。
你看,其实鸡尾酒文化,那可是相当博大精深,就这么简简单单一杯经典调酒,也有着这么一个有趣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