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惹上大麻烦?小萨勒曼王储能否摆平?

By | 2018年10月23日

终于,沙特政府承认了杀害记者卡舒吉。当然,结果肯定是临时工干的,这个临时工的名字叫艾哈迈德·阿西里。军衔为少将,官职为沙特情报局副局长。
只是很显然,由于卡舒吉和王储一直以来都是生死冤家,经常隔空互怼,且能够派出一支十五人的跨国行动队,王储一定对此难逃干系,所以,沙特政府对外宣称,王储只是口头命令把卡舒逮捕审讯并弄回沙特,并没有下令把他弄死。而作为直接执行命令的阿西里,为了显示自己的执行力,才冒然决定对卡舒吉下了死手。而为了进一步推卸责任,沙特政府还说,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灾难性后果,是因为此前卡舒吉在领事馆和领事馆的人员发生争执,甚至打斗。嗯,看样子,不但要找一个替罪羊,还想着要把整件事向防卫过当上引导。
沙特这边的声明一出炉,美国总统特朗普立马跟进,说沙特政府的解释是“可信”的。当然可信,因为沙特之所以最终承认并编出这样一套说辞,肯定是刚刚访问沙特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面授机宜的。该怎么说?要怎么做?蓬佩奥这几天估计也是熬红了双眼,愁白了头发。
整件事究竟是怎样的细节,咱们真的不必去推敲。即便推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我们只要看整件事的最大获益者是谁?大致也就知道这件事背后的操盘手是哪一方了。
此前我已经对此进行过分析。在这简单的再说一次。沙特本次弄出来的这件事,一定会对沙特造成影响,【这是我本文分析的重点,我们放到后面说】。最小结果也会对美沙关系造成影响,毕竟,暗杀和虐杀这种事,各国情报机构都没有少干,可是却一直都各自心知肚明的捂着不说。如今,沙特成为这样一个被曝光者,对于沙特的国际形象肯定是负面的,一向标榜自己为文明人的西方世界,即便心里老大不愿意,表面上也会发出谴责并对沙特施以一定程度的惩罚。而特朗普好不容易构成的美沙新关系则会有了裂痕,最起码,特朗普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和沙特在表面上走得太近。于是谁是得益者的结果就出来了。
伊朗,是肯定受益的,半个月后,伊朗将迎来美国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也就是石油零出口禁令。而特朗普之所以敢于这样做,是肯定离不开沙特支持的。无论是在地缘政治上,还是在原油供给上,美国都需要得到沙特的紧密配合。如今,沙特出了这样的事,那么对于伊朗的制裁还能不能执行?执行下去又会不会得到预期的效果?这都是伊朗所期望得到的。但这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伊朗能不能有着这样操盘的能量呢?很难。无论是沙特还是美国,都对伊朗的秘密行动严密关注,即便这件事伊朗有操作空间,可是一旦被美国和沙特或以色列查出来,那么结果只会是适得其反,不但沙特可以由此得到解脱,对于伊朗的制裁只怕会更加猛烈。且西方社会也一定会就此摆脱是否制裁沙特的尴尬,转而把火力全部对准伊朗。所以,无论从操作难度和风险成本上来说,伊朗操作此事的可能性都很低。
下一个受益者是俄罗斯,很显然,沙特真要和美国闹崩,沙特局势不稳,油价上,俄罗斯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伊朗也是。而在地缘政治上,俄罗斯可以利用沙特和美国的关系紧张,趁势扩大自己在中东的影响力。这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旦俄罗斯在中东再展雄风,就可以获得和中国以及欧洲更加有力的筹码。再者说,俄罗斯的情报部门算得上是世界上的顶尖高手,从情报来源和操作空间上,俄罗斯都有着很高的可行性手段。我们注意到,这两天,埃及总统塞西正在俄罗斯访问。这个我们可以解读为俄罗斯在为接手中东做着充足的准备,染指中东,获得埃及的支持和认可必不可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埃及不管怎么说都是阿拉伯世界的顶梁柱之一。
再接下来就是土耳其了。这个我们先前重点分析过,土耳其作为中东霸主的觊觎者,一旦沙特落马,埃及目前又力不从心,伊朗则得不到逊尼派国家的认可,那么土耳其就最有可能成为中东最大的地头蛇。这对于雄心勃勃的埃尔多安是极具诱惑力的。而且,土耳其目前经济状况因为和美国的关系紧张而江河日下,如果能够就此拿捏住特朗普的痛处,土耳其是可以借此缓一口气的,修复一下和美国的关系,且这种修复并不以和俄罗斯的疏远为代价,更加不会影响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最最重要的是,土耳其在本次事件中,有着得天独厚的操作条件。我们都知道,卡舒吉的未婚妻是土耳其人,【这样重量级国际情报人员的未婚妻,我们可不要把她想简单了,谁知道她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件事又发生在伊斯坦布尔,这个地方既是全球情报人员的汇集地,鱼龙混杂,也是土耳其上下其手操纵国际关系的大本营。而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土耳其的确早有准备,沙特行动人员的一举一动都被土耳其情报部门掌握并记录得清清楚楚,以至于现在的沙特基本上只有认栽。
以上三个国家就是本次事件的最大得益者。可是我们别忘了,还有一个得益者我们需要把它拎出来,这家伙看上去不太可能,但却有着最大的嫌疑。这位就是美国国内的特朗普反对者。这些人是谁?我们不得而知,但肯定存在,要不然美国目前的国内斗争就不会这么激烈。拆分美沙关系,致力于让特朗普不至于那么疯狂,是这些人一直在做的。虽然是美国内部的路线斗争,但却一定会表现在国际关系上,特朗普废除伊核协议,并想要对伊朗动武,这些都是国内反对派们一直努力制止的。但当美以沙组成一个联合体对伊朗施压时,特朗普疯狂的计划就变得相当可行,为此,拆分美沙关系,让特朗普的冒险行动没那么有底气,也可以借此打击特朗普对沙特的一味偏袒【实际上就是对以色列的过度保护】,且在这个时候,曝出沙特如此违反人类道德和国际法律准则的事件,无疑会打击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上所做的努力。特朗普要想保护美以沙三方关系,就会让美国老百姓觉得特朗普的道德出了问题,特朗普要是想要继续赢得选举,就不得不对沙特进行严厉制裁,而这又会导致中东局势生变,特朗普谋划一年多的对伊朗行动或许就会夭折。
而更值得我们相信美国国内反对派搀和这件事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想要让卡舒吉心安理得、毫无防备的走进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送死,非美国人莫属。作为一个资深情报官员兼著名记者,他是从沙特流亡到美国的,而他更是和基地组织来往密切,不可能不对自己的安全没有戒备,他更知道王储小萨勒曼是一个手段狠辣的人,那么多王室成员他都敢动手,何况他这个记者呢?所以,他进入领事馆,必然是因为某些人给了他安全保证,且本次进入领事馆绝对不是什么劳什子结婚事宜,一定是一些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去办理。鉴于他是为《华盛顿邮报》供稿,而《华盛顿邮报》又是特朗普在媒体上的死对头,我们可以相信,卡舒吉一定是受到某种诱惑,想要取一些对特朗普不利的文件。
而就在卡舒吉自认为自己将要扬名天下的时候,诱惑他进入领事馆的人同时也把消息透露给了小萨勒曼。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沙特第一时间派出了行动队。能让沙特毫无戒心的去杀人,让卡舒吉毫无防备的去送死的人,算来算去,只有双方都充分相信的美国佬了。
策划嫌疑者的分析大致如此,接下来我们就要看看行凶者的动机和结果了。王储小萨勒曼无疑是个自负的八零后,自从他父亲老萨勒曼接位以来,他就立刻行动起来。这个也
是我一直再说的,先是通过对也门的武装干涉把沙特的军权集中到手,然后通过反腐削弱了王室其他成员的能量,并经过两次转手把王储的位置拿到手。再通过适度的世俗化【开放电影院,让女子可以拿驾证,并让女子可以适当参与到政治活动中】,增加自己在国际上的声誉并得到国民的拥戴,再通过自己和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私人关系,和特朗普建立了攻守同盟,并和以色列达成妥协。一时之间,小萨勒曼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国际政治新星,受到全世界的瞩目。
而作为沙特王子,其整个群体行事的高调是举世皆知的。小萨勒曼当然也不例外。如今自己在国内国际又获得如此巨大的声望,我想这位王储一定有着几分自得和自许。前不久居然还因为石油增产的事情和特朗普互怼了一下。可见,小萨勒曼的骄傲之心是如何的膨胀。在这种极度自傲的情况下,他绝不容许有人要拆他的台,和他唱对台戏。尤其是当这个拆台的居然还是一个沙特人。所以,作为小萨勒曼的拆台人,卡舒吉一定是王储的眼中钉,肉中刺。只可惜,这家伙见机很快,感觉事情不对就流亡美国了。这让王储对他有些束手无策,毕竟,跑到美国去杀自己的政治对手是比较困难的。而卡舒吉即便流亡美国,也还不消停,继续写文章抨击这位政治新星。这让王储更加想要除之而后快。
机会总是留给又准备的人,陷阱总是挖给贪婪的掠食者。于是机会来了,陷阱也准备好了。当小萨勒曼通过某种渠道得到卡舒吉要在土耳其的领事馆有所行动时,他一定是一面恼羞成怒,一面是欣喜若狂。恼怒的是这家伙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欣喜的是,终于有机会干掉这个眼中钉了。于是,惨剧爆发,而这幕惨剧的过程居然被土耳其从头到尾记录得清清楚楚。一次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灭口计划,瞬间在国际上演变为一出透明残暴的分尸行动。可以这么说,小萨勒曼这次绝对是被人套路了。只可惜,等他明白过来,为时已晚。
事情发生后,特朗普还是想为王储做点遮掩的,只是土耳其铁证如山,实在是难以翻案。于是只好派出自己的得力干将国务卿彭佩奥前往沙特面授机宜,希望可以帮萨勒曼度过这个难关。正是在彭佩奥的指点下,沙特政府才觉得这件事硬瞒肯定是瞒不住的,因为土耳其一定在交还被扣美国牧师布伦森的同时,也给美国人送去了本次虐杀行动的大部分证据副本,如果美国不对此进行处理,并对土耳其放出某些好处,那么这些证据极有可能会被放倒网络上,让全世界都看看沙特王国的残暴嘴脸,而美国也由此会失去一个在中东可以信得过,也可以随意使用的伙伴与工具。
沙特不是俄罗斯,当年俄罗斯在毒杀叛逃特工利特维年科后,虽然也是被英国弄了一个铁证如山,但俄罗斯就是不鸟英国以及西方的压力,最终那件事也是不了了之。这是因为俄罗斯足够强大,也足够粗暴。没有人真的敢对俄罗斯怎么样。但沙特不一样,一来沙特自身的实力不够强大,虽然小萨勒曼威胁要把油价推涨到四百美元一桶,但如果国际社会真要齐心协力干掉萨勒曼家族,在沙特重新选择一个代理人,油价未必就会真的长时间上涨。当年,突尼斯就是因为一个街头商贩被殴打,导致了阿拉伯之春的发生,一口气颠覆了三四个阿拉伯国家。如果这件事真要有人在沙特兴风作浪,推翻萨勒曼家族的统治也不是不可能。这才是沙特真正的危机。所以,当前就是特朗普也很是担心沙特能不能挺过这一关。一旦沙特陷入到动荡之中,特朗普所有的中东计就将如梦如幻如泡影了。为此,特朗普本次是一定要帮王储渡劫的。
只是特朗普也是人,他不是神,如果有人真想操纵沙特的民意之水,来掀翻萨勒曼家族这艘巨轮,特朗普和以色列未必真的能拦得住。接下来,王储一家能不能渡劫,还是要看特朗普和西方主流社会能不能达成妥协,而美国在中东又能许诺给土耳其和俄罗斯多大一块蛋糕。如其不然,我们将会看到中东的乱局大幕正式拉开,一旦沙特乱局成形,那……这出好戏将是史无前例的。世界三大坑中第二大坑就会爆发出可怕的能量,虽不至于摧毁世界,但却一定可以让中东浴火重生,也或者是浴火成灰。
我们也许可以看到八零后的璀璨群星将会陨落其中一颗。